首页 >> 绥化眼睛医院

51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第八章 主人 我回来了

【文学楼】欢迎您牢记域名:,方便下次阅读小说《》最新章节...离开我的“微光小姐”后我拼命地向家里跑,虽然我不知道这种急切的心情是早就预设好的,还是出于我对家的依赖。

我迫不及待地冲进大门像往常一样高喊着:“主人,加里奥回来了!”但是我却没有听到他的回应。 不过这也很正常,我想他此刻一定是在书房里摆弄着那台老式的落地钟。 因为它总是会比实际时间要慢上几分钟,本来这也是稀松平常的,但是却让做事情分秒必争的主人很是抓狂。 可当我兴冲冲地跑到书房时,却没有看到主人那熟悉的身影,只有空荡荡的屋子和里面堆满的书籍,还有那落地钟的老钟摆像往常一样左右摇晃着。

“那他一定是在他的工具室里!他有时能在那里呆上一整天!”我突然又想到,而且非常确定他一定就在那里。

但是当我急切地来到工具室时,我发现自己又错了,这里仍旧没有主人的身影,有的只是那把刚刚做好的新摇椅。 这摇椅的每一块木材和螺丝钉都是主人亲手制作的,然而它还没有全部完成,只差上漆这最后的步骤了。 “那么现在他只可能是在花园里了,毕竟那架破损的秋千总是需要他去亲自焊接。 ”我变得有点儿沮丧,因为我总是很快就能找到他,我甚至为此感到自豪,而这次.....我甚至都有点儿害怕去花园里找他了,我害怕出现相同的结果,我怕我仍旧找不到他,但是我还是怀着最后的一丝希望犹犹豫豫地去了。

可希望女神仍旧没有眷顾我,主人还是没有出现在这里,我几乎可以确定他真的很久没来过了,因为那个破旧的秋千仍旧死气沉沉的赖在那里,完全没有当初被人荡起来时的活力。

“等等,我是不是遗漏了些什么?”我突然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秋千被荡起的时候,是谁在荡秋千?”我问向自己。 “是谁曾经和我一起在这里度过了无数个美好的下午时光?”我又问。

“又是谁和我一起在这里兴高采烈地转着圈,跳着舞?”我继续问。 “我又在向谁孜孜不倦地炫耀着自己的所有本领?”一系列的问题。

“是她?对,就是她!”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然而这残酷的答案却瞬间激起了我所有的痛苦回忆。 “她都做了些什么?她对我做了什么?她对主人做了什么?”我的眼前此刻又就回到了那个可怕的瞬间。 她背对着我,那背影如此熟悉和优雅,但是下一秒她就一下子割开了主人的喉咙,没有半点迟疑,就像杀死一只没有感情的动物一般,我甚至怀疑如果是换做我她也一定会这样做。 人类的血是那么的鲜红,当它高高喷溅出来的时候竟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凄美,可主人却永远无法享受到这种变态的美,因为他已经了无声息地瘫倒在地了。 直到这时一个念头才完全占据了我的脑海:“主人死了,他已经永远的离我而去了,他是被我最好的朋友杀死的。 ”可是我怎么能够接受这个事实呢?我发了疯似地在屋子里跑着,横冲直撞着,我撞坏了一个书架,不知名的书籍散落一地,但是我已经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我又听到了东西被撞坏的声音,但是我仍旧没有停下脚步,我不管这到底是不是徒劳,我只求能够再见到他,哪怕是一面也好,我几乎找遍了每一个房间,直到我不知不觉地停在了那间屋子的门口。

那是主人生前唯一禁止我进入的房间,以至于我真的就从来都没有进去过,有好几次我差点儿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因为我的心底有个声音总在对我说:“就偷偷看上一眼又有什么关系呢?”但最终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不想让主人失望和伤心。

但是我对它的好奇心却从未减弱,我曾猜测过这里面一定是金库,存放着无数的金币和奇珍异宝,但是后来我发现主人并没有那么巨大的财富,他的所有存款用一个铁皮柜子装下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我又猜测那里面是否是一个炼金房,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珍奇素材和稀有配方,但是后来我发现主人受聘于德玛西亚军方,有自己独立的实验室,而且我也从未见到过他在家里搞试验,所以这个猜测也不攻而破了。

有时候我甚至极端地怀疑过这里面是否存在着许多禁忌的试验品和受到诅咒的秘密呢!但此刻一切答案都将揭晓,我不再顾及什么,如果主人正焦急万分地在里面等我呢,这次我宁愿让他失望。 第一次我推开了那扇门走了进去。

进来之后我才发现它的确不是金库,炼金房或禁忌之地什么的。

它很小,只是一间普通的卧室而已,除了一张儿童用的单人床外,只剩下一张书桌,当然还有堆满了地面的各式各样的玩具,有仿真的无畏先锋盾牌和限量版德玛西亚之力大宝剑,当然也少不了各种英雄事迹的海报。

这显然是一个男孩子的房间,岁数应该不超过十岁,因为我在他这个年纪时也疯狂地迷恋过这些。 但最引起我注意的并不是这些,我对一个玩具模型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我觉得它长得真的很像我,虽然比我多了一双金色的翅膀。

我低下头不自觉的摸了一下它,这时它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我开始以为是自己把它弄坏了,但后来才发现原来它是被激活了。 这时那模型的双眼射出了两道光,一个全息影像出现了,那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主人!他就安详的坐在床边。 “加里奥,当你在这里看到我的时候,我想我应该已经出事了,但是你不要难过,人终有一死,命运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主人的影像平静的说着。 “主人,加里奥好想你!你在哪?”可我却差点儿激动地失了声。 “我就在这儿啊!我一直在这里等你!”主人的影像语气却依旧平静,好像这一切都很正常似的。 “原来主人没有死!加里奥真的好害怕失去主人!”“也可以这么说,我会以这种方式永远陪着你!”“太好了!太好了!加里奥希望永远与主人在一起!”我激动地脱口而出。 “加里奥,我的孩子,我也是!”他的声音充满欣慰与安详。 而我却呆呆地愣住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叫我:“孩子!”。

标签:绥化眼睛医院,小橘共享汽车,恒大谷松伟